首頁| 滾動| 國內| 國際| 軍事| 社會| 財經| 產經| 房產| 金融| 證券| 汽車| I T| 能源| 港澳| 臺灣| 華人| 僑網| 經緯
English| 圖片| 視頻| 直播| 娛樂| 體育| 文化| 健康| 生活| 葡萄酒| 微視界| 演出| 專題| 理論| 新媒體| 供稿

養老專業畢業生從事養老業不足10%:工資低還受委屈

2019年06月03日 06:37 來源:中國青年報 參與互動 

養老護理員曾敬在幫老人洗腳。曾敬供圖

  41名養老專業畢業生從事養老行業的不足10%

  糾結的“養老”青年

  每個人都會變老,期待著能安享晚年。能否達到這一期待,或許將不同程度地取決于養老護理或服務人員。

  提起服務老年的這個行業,人們腦海中率先浮現的多半是“40”“50”人員,仿佛這一群體和他們的服務對象一樣,都自帶沉沉暮色。但隨著社會老齡化的加速、養老行業的發展,現在,有更多的90后、95后的年輕人加入到這一隊伍中來。

  有人來了又走,有人卻在堅守。一如有人喜歡迎接朝陽,他們卻樂于守護黃昏,以他們的專業技能與素養給年邁的生命注入更多力量,燃燒著自己的青春,讓黃昏歲月更有溫度。

  照顧老人考驗人耐心

  早上5點剛過,天津某老年公寓失智護理部主管曾敬已經開始忙碌起來,陸續為老人們穿衣、洗漱;7點15分,開始輪流為患有糖尿病的長輩們打胰島素、協助長輩們吃藥;7點20分,到了早餐時間,開始分餐、協助老人們進食……

  照顧老人看起來簡單,實際卻很瑣碎,“有時很考驗人耐心”。曾敬照顧的老人中有些患有失智癥,可能會出現隨地大小便、吃過飯卻說自己沒吃、不停地游走等各種各樣的情況,對于大多數行動不便、如廁困難的老人,還需要幫助他們排便。

  畢業于天津職業大學老年管理與服務專業的黎露露,如今已在天津康寧津園養老院工作了6年。在她看來,難度最大的是半自理老人的護理。她照顧的第一位老人已80多歲,身高約180cm,體重90多公斤,需要黎露露給老人翻身、清洗、喂飯、喂藥、泡腳涂藥……這對瘦小的她來說是個考驗。

  比如說幫老人“翻身”以防褥瘡,怎么翻身不會傷到老人或插在身上的各種管子?怎么讓身體的肌肉群能得到最大程度的活動?再如幫老人“清洗”,如何高效又讓老人感到舒適?還有喂飯,如果遇到噎食的緊急情況如何急救?看似輕松平常的護理中,卻有著不少學問。點點滴滴,護理人員心里都要一清二楚。唯有這樣,才能降低風險,及時幫助老人。

  有次,重慶城市管理職業學院老年服務與管理專業2016級學生劉一君在實習期間凌晨3點巡房時,發現一位患有呼吸道疾病的老人打呼嚕聲比以往大很多,便試著去叫醒老人,并詢問是否有不舒服的地方,后來老人的確有異樣,便將其及時送進了醫院;一位拄拐杖的老人不小心把拐杖給扔在了地上,當時她和同事注意到這一細節,結合老人的日常表現及自己所學知識,于是建議老人去醫院做檢查,結果檢查出是腦梗前期。

  “老人的小事,就是我們工作、學習的大事。你要很‘走心’,同時要有愛心、耐心、責任心以及一定的專業知識技能,才能讓老人過得更舒適,讓他們的晚年更有質量。”劉一君說,養老護理員算是為天下兒女盡份孝心。

  俗話說“老小老小”,人老了就像小孩一樣。對于老人,如何進行溝通以及對他們進行心理、精神上的撫慰同樣很重要。比如很多半自理老人,多是小腦萎縮,愛犯迷糊,有的剛跟女兒視頻通話,轉眼就忘了這事,還有的突然著急要去買菜、接孩子……“這時候怎么處理就需要些技巧,不能硬頂,得連哄帶騙。”有時看著這些老人,黎露露覺得,好笑又心酸。

  41名養老專業學生從事養老行業的不足10%

  盡管如此,這個職業還是經常被誤解,被“逃離”。

  記者在采訪中發現,經常會有這樣的聲音籠罩在養老人的身邊,“‘養老’不就是給老人穿衣喂飯嗎”“沒什么技術含量”“年輕人為什么要做這個”……有人在和朋友聊天時,對方聽到自己是做養老的,上來就潑了一盆冷水,“這個能有什么前途?”甚至,有父母一聽說自己女兒要學養老,連學費都不給交了,最后女兒自己辦理貸款付的學費。

  “做養老工作難,做年輕的養老人更難。”曾敬感概,作為一名90后養老服務者,自己沒少被冷嘲熱諷。2016年7月,他從重慶城市管理職業學院老年服務專業剛畢業時,只是抱著“試一試”的想法來養老機構工作。和他一起來的7名同學,不到一年時間陸續離開了,最后只有3名堅持了下來。

  在黎露露所在的41名養老專業同班同學中,畢業后依然從事養老行業的不足10%。而她現今所在的單位約有400名工作員工,80后、90后僅占其中1/3左右。“很多年輕人都不愿意做這個工作,覺得和老人打交道時比較辛苦,有的老人脾氣比較古怪,有時是觀念完全不同很難溝通。”黎露露說,在老人中,各種突發情況不斷,有突然鬧情緒不吃飯的,有和別人鬧矛盾的,甚至有暴力傾向要打人的。

  “所以,干臟活兒累活兒只是一方面,委屈是另一方面。”在重慶某養老護養中心工作的朱毅說,他曾經給一位老人喂流質食物時,老人親屬看到食物中綠色偏多,就認為他克扣食物,沒有給老人添加葷菜,就直接奪過碗開始質問、辱罵朱毅,事后才知道是場誤會。類似的問題他在幾家養老機構都遇到過,面對無中生有的指責、無理取鬧的辱罵,卻又很難找人傾訴。

  對此,劉一君可以說深有同感,“有時你可能都不會為爸媽洗腳洗臉,但在這里要給別人做,還會被罵、被誤解。并非所有年輕人都能吃得下這份苦,受得了這份委屈。”偶爾,劉一君覺得自己在養老機構待久了,自己都變老了,看不到生活的色彩。

  但讓年輕人逃離的更重要的原因是,在曾敬看來,養老行業從業人員社會地位低、待遇低。記者采訪了多位在北京、重慶、天津工作的年輕養老人員,他們的月薪均在4000~5000元左右,比如已工作了3年的曾敬每個月拿到手的工資約4000元,“因為很多養老機構盈利很少,甚至是虧損的,所以對人力資源的成本控制力度就很大,一線員工的工資待遇就偏低”。

  關注養老就是關注未來的自己

  曾敬曾不止一次想轉行,尤其是當面臨一些個人現實問題的時候。

  “有時候我也會計較,會想付出這么多可以得到多少回報。可當看到那些不能自理、失去自我控制能力的長輩時,看到他們那無助的眼神時,我突然覺得,我所做的一切,會讓他們多一些快樂,少一些痛苦,這或許就是對我最大的回報。”每每想到這些,想辭職轉行的曾敬又有了不舍。

  2013年,從北京勞動保障職業學院老年服務與管理專業畢業時,苗培柳也沒想到自己一干就是6年,接觸過上千位老人。有的是高校退休教授,為航天事業貢獻大半生,喜歡給苗培柳講自己年輕時的故事;有的只是普通的老母親,自己什么都不舍得,但看到子女或孫子愛吃的東西突然就大方了起來;還有失獨或“被養老”的老人,一年也不見有誰來看一次……

  “每位老人身上都有故事,他們都很樂意分享自己的人生閱歷、經驗以及開心的事情,你能從中學到很多東西。”但苗培柳也發現,老人們難過時往往就悶在心里,“這時候給他們些問候、幫助,哪怕只是聊幾句,他們都會很感激,其實他們想要的真的不多,主要是陪伴”。

  “有時,你可能只是盡本職工作在深夜將老人送到了醫院,老人就會感激地把你當自己的孫女一樣來關心;還有老人自己身體不好,剛來養老院時脾氣也不好,但在你細心地護理下,半年后居然會給你默默寫封感謝信。”與老人相處久了,黎露露覺得老人其實很重感情,“我也沒做什么偉大的事,只是認真做好每件小事,但這些小事可能決定了他們的晚年時光怎么度過。”

  黎露露這樣形容自己的護理老人工作,“每天就像這個老人打了你個巴掌,另一位老人給了你一塊糖。時間久了,會覺得成就感像珍珠,像糖果,一點一點在積累,會讓你覺得在這里,自己被需要”。

  “每個年輕的養老人基本上都會經歷這樣的階段,從一線護理員做起,從臟活兒累活兒做起,這對我們了解、認識養老行業來說也是種鍛煉,對未來走向管理崗位也是種積累。”如今,苗培柳已成為北京市某養老驛站站長,她打算未來也扎根養老行業,因為“看好養老行業的發展前景”。

  她也希望能有更多的年輕人關注、加入到養老隊伍中來,“我們每個人都會變老,關注養老,其實就是關注未來的自己。”

  中國青年報·中青在線記者 孫慶玲 實習生 葉芃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【編輯:楊維思】

>社會新聞精選:

本網站所刊載信息,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。 刊用本網站稿件,務經書面授權。
未經授權禁止轉載、摘編、復制及建立鏡像,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
[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(0106168)] [京ICP證040655號] [京公網安備:110102003042-1] [京ICP備05004340號-1] 總機:86-10-87826688

Copyright ©1999- 2019 chinanews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腾讯分分彩教材视频 梁平县| 仲巴县| 延吉市| 泰来县| 鞍山市| 桓台县| 比如县| 武穴市| 永昌县| 固原市| 合水县| 三门峡市| 威信县| 陈巴尔虎旗| 六盘水市| 湄潭县| 荥阳市| 惠安县| 元阳县| 滨州市| 伊宁县| 辰溪县| 汉源县| 高阳县| 阿城市| 农安县| 育儿| 葫芦岛市| 浠水县| 平凉市| 鄂尔多斯市| 阜康市| 政和县| 武川县| 什邡市| 武冈市| 合川市| 鞍山市|